欢迎光临: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微信群推广发布平台-388微信群,联系QQ : 登录 注册
收录(4166)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营销 > 微商动态 > 潜堂书事(八):药与粉的风流

潜堂书事(八):药与粉的风流

作者:   来源:  热度:1896  时间:2021-01-08
图片文/谷卿 王玉吅先生不久前应“一席”栏目之邀谈麻沸散和蒙汗药,既有料又有趣,演讲视频在微信朋友圈中处处可见。因为熟悉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,故而大家对

 图片m5x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微信群推广发布平台-388微信群

文/谷卿
 
王玉吅先生不久前应“一席”栏目之邀谈麻沸散和蒙汗药,既有料又有趣,演讲视频在微信朋友圈中处处可见。因为熟悉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,故而大家对这两种药物的大名和功用无不耳熟能详。认识玉吅先生久了,差不多快忘掉他是一位药理学教授,乃将金石书法认作他的本行,而他近两年在媒体上或答问或讲谈有关本草的内容,却也总能引起业界内外的共同关注。
 
在多数人的想象中,文人离不开酒,文学是用酒养出来的,实则酒之外,药对文人的影响也着实不小。鲁迅在那篇《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》中早已讲得明白,他提到汉魏间那位好玄谈服药的何晏,称之为“空谈的祖师”和“吃药的祖师”。当然,这“空谈”和“吃药”自是特有所指,非谓何晏以前便无人空谈无人吃药,而是从学术思想的角度而言,相对汉儒解经的繁琐和迷信,何晏等人所进行的讨论已趋于抽象和简易;至于吃药,何晏吃的乃是经由自己改良的一种毒药,所谓“五石散”者,服之能“心加开朗,体力转强”,总之居然能够有益身心。不过服散发热,又不能休息,故要穿上轻盈薄透的衣服走路“散发”,名曰行散和解散,不明就里的人看去,往往叹为神仙。大约是作为偶像派的何晏太具有引领潮流的影响力,自此以后,服食“五石散”也成为全民效仿的风气,一时人人争相吃药,轻衣缓带,散步市间,以为好尚。可见,吃药这件事的性质被何晏所改变,从一个无奈的被动之举,转为寻求所谓风流和飘逸的主动行为。
 
汉后隋前,易代频仍,战乱、祸患、病疫大大增加了人们非正常死亡的几率,人生短促之叹,充斥于彼时的文学作品之中。酒能忘忧,给人的鼓励集中在精神层面,药能祛病,虽不一定可以延展生命长度,却实实在在令人“美姿容”和“健体魄”,生命的质量或得增重。
 
图片
 
王瑶谈魏晋人饮酒服药,指出这些服药的人几乎都无醉酒的记录。当时服药之风本与道教有关,道教是禁酒的,且药方本身也多要求不得饮酒,因此服药者饮酒,顶多以之为药引而饮取少许,绝不至于酗酒大醉。服药的目的,首先便是为了怡颜悦色,而服药者之貌美,亦有助他们纵乐于女色(有时也包括男色)。
 
记载“耽好声色”的何晏服药之史料相当丰富,若要寻索物证,则不免惜其阙如。在《安禄山服散考》中,学者沈睿文便力图使用尽可能多的考古材料,对相较何晏晚生近五百年的安禄山服药史事加以详究。
 
其实《安禄山服散考》并非仅为探讨安禄山吃过什么药、为什么吃药,以及吃药的后果如何,而是如作者所言,“意在表达安禄山种族文化及其服散的状态和陵寝的可能形态、帝王道士唐玄宗的道教实践及在安史之乱中所起的作用”。从该书第五章《助情花香》,直到第十章《赐浴华清池》,沈睿文综合运用历史文献、出土文物和考古发掘报告等资源,从各个角度描述和推测出安禄山服散得疾及其借助温泉疗疾,实与玄宗意欲借助道教服散和厌胜诸法对之施以控制有关。
 
沈睿文的思路和提供的解释非常别致,他实际想证明唐玄宗并非一贯被安禄山所蒙蔽,精通相术的玄宗看到这个表明上忠诚憨傻的异族首领所生异相,即已存有防范之心,并思以术法厌胜之。为了亲近笃信道教的皇帝,本来信奉祆教的安禄山或主动或被动地服散,却对解散之法不甚明晰,中毒益深,遂致结疮病疽、狂燥目盲。《酉阳杂俎》记录了一份玄宗某次赐赉安禄山物品的清单,其中就有很多解散的药物,以及用以炼丹的器物;赐浴华清池同样和解散之目的有关,一同沐浴温汤,当然也是皇帝对臣子示以恩宠和君臣之间沟通交流的重要方式。
 
图片
 
长久以来,学界对安禄山的研究并未很好地利用有关道教信仰的知识,沈睿文通过分析安禄山的病症,将之置于与唐玄宗互动博弈的历史场景之中,由阐述沉溺道教的玄宗的信仰逻辑和宗教实践,为从另一些角度理解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作出了很好的尝试。不过,《安禄山服散考》可能本系多篇论文结撰而成,因此关于“服散”的论述并不集中,正像沈睿文自己所说,它是一个“杂色拼盘”,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往往陷于作者所辟许多篇幅过长的旁系话题,深觉疲乏而难索奥义,书中有关真正主题的叙述和推论则显得薄弱,甚至流于猜测。至于认为安禄山到华清宫沐浴温泉有解散的用意,似乎也难成立,因为魏晋以来所有医书和药用指南都提示人们,解散下石必须只能用冷水浇洗,酒则宜饮温热。
 
唐朝是胖人的好时代,安禄山就是一个著名的胖子,他的胖令人难以想象,晚年甚至胖到“腹垂过膝”,而他的服散和用药,也都与他的胖有关。史载安禄山因为“肥大不任战”,故以设宴的方式多次诱骗契丹人,给他们饮下预先放入莨菪子的酒,使其昏迷,斩首埋之。《安禄山服散考》中专以“莨菪子”为第四章的题名,介绍了这种能够用来制造麻沸散、蒙汗药或致幻剂之类药品的植物,并联系安禄山信奉的祆教在宗教仪式中运用到的幻术,以试图从物质角度为析论宗教人类学进一解。
 
图片
 
胖子大多是怕热的,也容易流汗,服散发热的安禄山,若再浴温泉,恐怕不光有狼狈与否的问题,而简直要断送性命。另一位与华清池关系密切的名人杨贵妃,也是胖人,安禄山的胖,胖得可怕,他穿衣走路不便,要靠奴仆李猪儿用头顶住他的大肚子,才能系好腰带,杨贵妃的胖却胖得可爱,白居易说“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”,给人许多遐想。杨贵妃的夏天,大约也比较难捱,据传是在“红腻多香”的汗水中度过的——这是五代王仁裕《开元天宝遗事》中的记载。孟晖在《贵妃的红汗》里表示,起初她对此颇有疑虑,试想一位绝色美人,逢夏热酷暑便要流淌血水般的红汗,实在让人目触心惊,及至读到明人一则有关香粉的笔记,始知贵妃当年所敷,乃是与一般除湿爽身粉略有不同的“利汗红粉”,其中所含配料“心红”,即质量上乘的银朱,有此物故能“调粉如肉色”。男人的青春也许有赖于药,女人的美容则离不开粉,浴后扑些淡红色的粉,不唯受者身爽,观者也当心动。宋人刘焘有首《菩萨蛮》词写道:“润肌饶汗香红沁,沁红香汗饶肌润。低槛小山围,围山小槛低。  枕横钗坠鬓,鬓坠钗横枕。归梦与郎期,期郎与梦归。”反反复复,倒去颠来,虽然没说出个啥,在秀色之前徘徊逡巡的动作神情,倒好似隐约传递出来了。
 

阅读推荐

广告位 ID:2 320*120

登录

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,无需注册